校園霸淩 我們錯在哪裡?

在這裡的「我們」是指誰?家長、老師、學生,以及社會大眾。

最近校園霸淩事件頻傳,其實,只是最近這類新聞比較受人關注而已。校園霸淩其實一直沒有停過,從上一代到這一代,從小到大,從來沒有停過,未來也不會停。

舉幾個眾所周知的例子吧:國中生遭霸凌 被打到手脫臼內政部長:小一被霸凌 怕上學國一女遭霸凌 四打一強拍裸照 質疑向師告密 兩星期霸凌三次又見霸凌 小四男童遭辱罵毆打 同學罵智障白痴 遭圍毆頭瘀青噩夢不斷 被霸凌的小葉 選擇人間蒸發玫瑰少年葉永誌…太多太多了,只能做個簡單的收錄。

wikipedia裡的校園欺凌條目:「霸凌,是指同學間欺負弱小的行為。」可是我們不是從小開始就被家長老師說要「愛護同學」、「和平共處」嗎?怎麼會這樣?根據研究,成因大概可以歸咎於三個因素:家庭、個人跟學校(這些也是一個學生每天24小時所能接觸到的範圍)。家庭,家長的不當身教,也許像是家庭暴力衝突、不當管教,其實這些都會讓小孩認為「暴力可以解決問題」。個人,當小孩得不到關愛以及必要的親友支持,或者自身的受暴經驗會使得小孩本身認為「是所能接觸到的範圍強者生存」。學校,就更不用說了,如果老師經常用隔離、體罰等方式來懲治學生,學生是否會認為「以暴制暴」(是指在學生的角度)是可行的?當然還有老師跟學生的心理層面互動多寡、關愛程度,都會有影響。但是這樣說下去會講不完了。

霸淩,在我國高中的時候也見過不少,有一陣子,我甚至就是「霸淩受害者」,我只能說,只有親身體驗過才會知道其影響還有後果。當學生遇到霸淩,剛開始都會先跟老師反應吧?欺凌者頂多被念個一頓打個幾下(現在不准體罰了,只能用念的),這時候,對於受害者來說,惡性循環開始了,更多對於欺凌者的投訴,只會增加欺凌者霸淩的程度而已(我覺得這種心態跟連環殺手似乎還有點類似)。到最後,受害者想要離開那個環境,又被老師家長認為「不適應環境」等等,而被邊緣化。這時,欺凌者跟師長的壓迫,對受害者只是一個「無法醒來的惡夢」,長期下去所造成的生心理影響不言而喻。而欺凌者呢?還不是繼續找下一個霸淩對象去了。

面對校園霸淩事件,社會每一份子都有責任,從家長老師到校長,到教育部,到社會大眾,大家都有責任。

師長:是否真正的做了一個表率給學生看?是否明確教育孩子正確的價值觀?當霸淩發生時,對欺凌者如何處理?對受害者如何保護?對他們的同學又是如何輔導?子女遭受霸淩,父母的態度又是如何?是否保護他們?

學校:包庇霸淩事件不會為學校帶來任何好處,只會讓受害者更慘。最近還有新聞說教育部打算將「處理校園霸淩」列入校長考績,但是這豈不是更鼓勵將霸淩事件壓抑下來嗎???學校應該好好教育學生關於尊重、包容、關愛,這接都是霸淩欺凌者所沒有的東西。至於發生霸淩事件,請站在受害者這一方!受害者不是問題學生,真正的問題學生正是欺凌者。

社會大眾:反正「自掃門前雪」大家都習慣了。只要霸淩事件不要發生在我家就好。那我們看看美國的這起校園霸淩事件:「女娃愛星際大戰遭霸凌 全美聲援

女娃愛星際大戰遭霸凌 全美聲援
2010-12-12 中國時報 【潘勳/綜合報導】

美國七歲一年級小女生凱蒂.高曼因為熱愛電影《星際大戰》,帶著印有電影圖文的水壺到學校,結果遭到同學霸凌。她的養母凱莉既震驚又難過,在部落格傾吐之後,引發全美的同情及聲援,小凱蒂因此終於又能再帶著心愛的水壺上學了。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家住伊利諾州伊凡斯頓市的凱蒂跟著養父熱愛上《星際大戰》,天天帶《星際大戰》水壺上學,但幾週前,她突然要求換一個粉紅色的舊水壺。凱莉問為什麼,凱蒂卻哭了起來,原來其他小朋友堅稱只有男生才愛《星際大戰》,因此排斥她。

凱莉曉得那些其實都是好孩子,只是年紀漸長,開始意識到人的差異。於是她在部落格探討,現在是《星際大戰》,以後又會是什麼?孩子是不是看到不一樣的孩子,就先用嗤笑後用強迫,逼對方放棄自己的不同?女兒是不是該屈服以求合群?

凱莉的貼文引發其他部落格主的迴響,並在網上發動聲援。不少人想到自己自小到大,因喜好與人不同,也曾受到霸凌,於是紛紛發表聲援評論。

網友不但擠爆了凱莉的部落格,還落實為行動。零售網站「ThinkGeek」寄來光劍;知名漫畫家澤克爾則把凱蒂畫成絕地武士,加州有一班一年級學生來信替她打氣。

《星戰》演員凱瑟琳.泰柏更在凱莉的部落格留言:「THE FORCE is with you Katie!」(願原力與你同在,凱蒂),而《星戰》演員也寄來相關商品,包括為小女生量身打造的T恤。社群網站「臉書」有人號召大家十二月十日配戴《星戰》飾品以示支持,大約二萬人簽名贊成。

凱蒂的學校展開反霸凌活動,並且也選在十二月十日舉辦「以自己為榮日」,鼓勵孩子穿戴上自己喜愛的東西來學校。而此時小凱蒂帶著的,是幾千人的力挺,和她深愛的《星際大戰》水壺。

我們有幫助過任何校園罷淩受害者嗎?我們有為他們說過一句話嗎?哪怕在臉書、twitter、plurk,一句話都是力量。如果我們願意花一點時間為他們做點事情,讓受害者們知道我們有在關心,讓欺凌者們瞭解我們有在注意,讓教育單位察覺我們正在觀察他們的教育方式。是不是霸淩事件可能會少一點?

希望我們的孩子不用每天在驚恐中面對那些熟悉又陌生的同學,也不用每天憂慮著如何保護自己,希望他們能快快樂樂唸書,平平安安長大。

我們都有責任。

Leave a Reply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