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社會在繼續殺死同志!

2010年11月29日,是台灣同志歷史中非常灰暗的日子。媒體報導著屏東一對年輕女同志於2010/11/29在車城自殺的新聞,遺書上頭寫著「我們倆是真心相愛,既然無法得到家人認同,只好跟自己這輩子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伴侶走完人生的路!」

先轉貼兩則新聞,再說說我心中的感受:

女女戀被阻 2高中女燒炭亡

〔自由時報記者蔡宗憲/屏東報導〕2名未成年高中女學生疑因同性感情不被家人接受,前天深夜,在屏東縣民宿相偕燒炭自殺身亡,遺書中充滿對家人的不諒解,2人是隔壁班同學,又同寢室,校方緊急心理輔導2個班級。

警方調查,16歲的小可(化名)跟17歲的小靜(化名),前天早上本應與同學在校參加重要考試,2人卻從宿舍直接離開學校,並未參加考試,老師發現有人缺考立即通知校方。

出了校門的小可和小靜,先買了木炭,搭車前往恆春半島,中午前投宿民宿,一步步走向不歸路。

正值青春荳蔻年華的2人,在遺書中,除了對給她們折扣的民宿老闆感到抱歉,不斷強調對方是自己第1個及最後1個愛侶,不諒解家人的反對,甚至寫下「家!?最真的那顆心就是一顆溫暖的家」,並寫上2人的姓名。

前天深夜,警方接獲民宿老闆報案,表示有2名房客在房內燒炭自殺,到場時2人身體冰冷,緊急送醫仍回天乏術,2人身體並無外傷,加上現場燒成灰燼的炭爐及遺書,初步排除他殺。

民宿老闆說,2名少女投宿時還有說有笑,午間出門買便當,沒想到晚上房內都無動靜,也沒有外出用餐,房外傳出些微炭味,進入查看無奈錯過搶救時機。

校方表示,小靜與胞姊、小可及另名同學4人是同寢室室友,2人同性情誼學校略有所聞,但不曾表示意見,倒是同寢室的姊姊及她們的單親父親相當反對,事發前幾天,小靜的姊姊叨唸過妹妹,沒想到因此想不開。

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1201/78/2i63i.html

台灣立報追蹤報導:

屏東大遊行 要同志活下去

【記者史倩玲台北報導】一對就讀高職的年輕女同志,11月於屏東車城燒炭自殺,引起各界震驚。因此,新同志公民運動聯盟14日下午於屏東舉辦「屏東、同志、活下去」大遊行,希望屏東的同志也能看到支持同志的聲音。

女同攜手步黃泉
同志諮詢熱線秘書長鄭智偉表示,屏東一對就讀高職的年輕女同志,今年11月29日在車城一家旅館自殺,新聞佔據媒體版面。這一對女同志的遺書寫著:「我們倆是真心相愛,既然無法得到家人認同,只好跟自己這輩子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伴侶走完人生的路!」自殺女學生的師長們則回應,當初確有師生質疑:「兩人為什麼感情那麼好?」但因兩人沒公開,校方未介入處理。

這件女同志自殺案,跟16年前的北一女學生自殺案情況如出一輒。鄭智偉指出,1994年7月25日,北一女兩名數理資優班學生,在宜蘭縣蘇澳鎮的小旅館自殺。

遺書上寫著:「……當人是很辛苦的……社會生存的本質不適合我們……我們的生命是如此微不足道……」

鄭智偉表示,事隔16年,相似的事件再度發生,讓從事同志運動的人感到相當無力。現在有同志大遊行、有同志資源團體、有性別平等教育法,理論上社會應該比10幾年前更加開放,但事實上,歧視的壓力仍讓同志自殺事件一再發生。

無法承受歧視眼光
根據熱線的個案情況來看,除了這些躍上媒體的同志自殺新聞之外,其實不少自殺事件的背後,與性別平等息息相關。鄭智偉指出,許多青少年自殺新聞表面上看起來原因像是憂鬱症、課業壓力大,但背後其實就是一個個同志因無法承受歧視眼光而自殺的案例。

以當年北一女同志自殺事件而言,鄭智偉表示,當年的北一女校園中,同學對於同志的包容度其實很大,北一女的老師態度也是相對開放;但同志仍承受相當大的壓力。

鄭智偉指出,即使是現在就讀很好大學的同志,擁有較多的性別資源,仍然承受相當大的心理壓力。因為一個人不只活在校園中,還要活在社會與家庭裡。即使學校同學老師採取比較包容的態度,當事人也得面對家人的不接受以及社會的歧視眼光。

要破除社會的歧視,同志才可能有自由的生存空間,光是學校包容絕對也不足夠。鄭智偉比喻,這就好像把一隻狗關在籠子裡,不管把籠子放到沙漠或是菜市場,狗都會餓死。社會整體的偏見與歧視,就是關住同志的鐵籠。

同志學生接吻遭罰
屏東女同志自殺事件顯示同志青少年的困境,正好與今年初的台北市政府教育局的禁止同志社團公文形成對比。另外,今年屏東女中也有女學生戀人因在火車上接吻而被以校規處罰的事件,可見性少數學生求助無門。目前更有不少無性別意識的老師及精神科醫師用「過渡時期」來看同志的愛情,並散佈性別歧視言論,不承認有青少年同志的存在。

鄭智偉分析,這樣的自殺新聞,是所有人都不願意看到的結果,也讓所有人明白,即使有不少性別相關資源,還是有青少年不知道求助管道以及相關資訊,真的相當令人痛心。因此,全台灣的同志團體及性別團體決定一同站出來,在這兩位青春生命過世後的第二個頭七,站在屏東街頭遊行,以沉默抗議這社會的無知,並讓屏東看見同志,呼籲社會不要再因無知及歧視,繼續傷害青少年同志,讓屏東同志有活下去的空間。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02638

在美國正式廢止軍中同性戀「不問、不說」的曖昧政策之際,台灣卻發生了如此令人感到痛心的自殺事件,同志,一直被當成了社會的邊緣人,很多人都抱著「不要發生在我身上(身邊)」以及「恐懼、不安、這人有病」的心態在看這件事情,我感到小可和小靜的傷心與難過,也對這個社會對同志的態度感到憤怒,更感覺到台灣同志團體的灰心和沮喪。

台灣同志運動已有十餘年,為什麼16年前的事件現在還能重演?為什麼?同志們沒有努力嗎?不!我們很努力!那台灣社會變友善了嗎?很可惜,沒有!

被歧視的繼續被歧視,被認為「有病」的繼續被貼著標籤。學校多元性別教育根本只是紙上談兵,幾乎沒有老師(我相信有,只是非常非常少)「自願」「正確」地教導學生接納并包容多元性別。

政府所有的同志措施只是為了「安撫」而非「照顧」,為了「愛現」而非「保護」。

氣+悲痛到不知道怎麼打下去…

台灣社會就這樣不變的迫害同志好了,反正每個曾經反對同志的人,都是「同志迫害」的兇手。

我曾經辦過3個月的同志刊物,也想過成立同志人權相關團體,無奈,人一天就是那麼多時間與精力。看著哥哥姊姊弟弟妹妹們受到這些不平等待遇,我的心好痛,卻不能多做點什麼。

我希望有一天同志走到哪都與一般人無異,等到我們可以大聲向每個人說「我們是同志」而不被迫害時,台灣的同志人權運動就可以告一段落了。

在那之前,我們還有好長好長好長的路要走。

最後引錄一段來自皓安的鼓勵:

年輕的同志們,如果妳/你仍對自己沒有信心,還在黑暗中默默自我否定,請試著發出一點聲音,發出一點反抗與抗拒歧視的聲音,想辦法讓其他同志聽到。在黑暗中,聽到聲音,我們能更快地找到妳/你們。

或是想辦法加入肯定同志的團體,接觸其他對同志身份自在的朋友,要哭,請讓我們陪著妳/你一起哭,而不要默默一個人承受,好嗎?

同志諮詢熱線:02-2392-1970、07-552-3264;跨性別皓日專線:02-2394-9008。

同志們,我們一起加油!

Leave a Reply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