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騷擾! STOP! (新加入-朋友的反應)

有一位朋友的爸爸,會對我的朋友性侵,
有一次又再度有此意圖,但是被她自己阻擋,隔天就被我接上來台北住了。
(這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現在她已經回家了)

下面要說的,只是發生在前幾天,
這次,是我正在交往的她被"性騷擾"。
故事中的"C"是我,故事的"我"是我的另一半。

======故事分隔線===========
我跟A是個剛認識的朋友,B認識了幾個月。A跟B是才剛認識。

A是30歲華碩硬體測試工程師,術前的MTF。(male to female)

B是47歲,自己在家工作(股票分析),自稱是術前的MTF。

6/10晚上去淡水的A家,我前一天晚上並沒有睡覺,所以整個人非常疲累。

B是知道我要去A家,而突然加入的。

我們在A家喝了點酒,由於我身體很累又喝了點酒,所以倒在A的床上休息。

大家都有點醉了,我跟A有點玩鬧,B看見了就開始一直摸我身體,我一開始就說我不喜歡B碰我。

但B似乎沒聽進去。

B把我雙手抓住壓在床上,摸我胸部,咬我乳頭。

我從頭到尾都沒碰過B的身體。

我那時候有反抗,但我真的沒力,B的力氣又比我大很多。

我也跟B說了我討厭這樣,叫他不要碰我,結果B說他偏要碰我。

A一直以為我們在玩鬧,我的聲音很容易會讓人覺得我在開玩笑。

我那時候心理有顧慮到大家都是朋友,所以並沒有整個跳出來反抗,我怕場面弄的很難看。

那時候快沒捷運了,B要搭捷運回家,我隨便找個理由說我不想這麼早回去,我其實是不想跟B一起搭捷運回家。A就送B去搭捷運,那時候我一個人在房間,終於忍不住哭了。

A回來沒多久,我的伴C打手機給我,我一聽到C的聲音我就大哭了,這時候A嚇到問我怎了,我說我不喜歡被B摸,A還是以為我們在玩鬧,我在開玩笑。

C過來A家把我接回去。我一回到家我就邊哭邊跟我的伴C說這件事,C很生氣。我哭了整個晚上才睡著,所以早上的MEETING就沒真的沒辦法去了。

C說要把B的所做所為公佈出來,但還沒做,只是跟A說聲。

後來 A知道了,有打電話給我,說那天不是大家都在玩嗎?怎麼會變成這樣,叫我不要把事情鬧大。後來我一直被人質疑如果是性侵為什麼不跳出來反抗,你們不是在玩嗎?說我當時為什麼什麼都沒說。

我真的有反抗,我還打了B一拳,但B完全沒感覺,我力氣太小。

我也說了我討厭這樣,不只一次,B完全不予理會。

我可能是怕我如果真的跳出來反抗,大家都是朋友,搞的場面會很難看。

我講話的聲音真的很容易讓人誤會我在開玩笑。

今天如果是真的在玩鬧,我會一接到我的伴C的手機我就大哭嗎?我會回去後哭一整個晚上沒辦法去MEETING嗎?我會討論這件事就哭了起來嗎?我會一直睡不好嗎?我內心已經有個去不掉的陰影了,為什麼有些人就是要質疑我!

====故事完分隔線=======

後來,我的伴把這件事情跟朋友說,居然有的人還反回來罵我的伴說怎樣怎樣的,像是下面這個朋友,我真的覺得很無言。(我 = 我的伴   朋友D=對方)

當然還是有站在我們這邊的人啦,謝謝這些朋友們。

我的伴說:今天我把朋友D當朋友,她卻用這種話質疑我,讓我覺得很生氣難過。
===MSN對話紀錄====

我 說 (上午 06:18):
我睡不著 又哭了
朋友D  說 (上午 06:20):
哭瞎密阿
我 說 (上午 06:21):
做惡夢 跟想到不好的事情
朋友D  說 (上午 06:21):
蝦不好的事情阿
朋友D  說 (上午 06:21):

我 說 (上午 06:21):
前天的事
朋友D  說 (上午 06:22):
er……
朋友D  說 (上午 06:22):
你會不會想太多阿
我 說 (上午 06:22):
我哪有想太多
我 說 (上午 06:23):
為什麼你要說這種話
我 說 (上午 06:23):
我昨天哭了一整個晚上
我 說 (上午 06:23):
到現在還是情緒不穩
朋友D  說 (上午 06:24):
我是以客觀的立場來看這件事的
我 說 (上午 06:25):
所以你還是知道了
朋友D  說 (上午 06:25):
是阿
我 說 (上午 06:26):
把我雙手抓住 壓在床上 摸我胸部 咬我乳頭
我 說 (上午 06:26):
這個是我想太多?
我 說 (上午 06:26):
我已經說不要了
我 說 (上午 06:26):
他還說他偏要
我 說 (上午 06:27):
當時的前一天晚上我整個沒睡覺
我 說 (上午 06:27):
去A家 喝了點酒
我 說 (上午 06:27):
整個快掛掉 完全沒力 躺在床上
我 說 (上午 06:27):
對方力氣又比我大很多
我 說 (上午 06:27):
我其實有抵抗 但我真的沒力了
朋友D  說 (上午 06:29):
咬你我乳頭??
朋友D  說 (上午 06:29):
可是從頭到尾盒子都在旁邊阿
朋友D  說 (上午 06:29):
並且盒子因該是最慘的吧
我 說 (上午 06:29):
我就不知道盒子在幹嘛
我 說 (上午 06:30):
我問盒子 盒子以為在玩鬧
朋友D  說 (上午 06:30):
所以拉
朋友D  說 (上午 06:30):
表示你沒有非常明確的表明你的立場阿
我 說 (上午 06:30):
我很明確
朋友D  說 (上午 06:31):
如果你很明確盒子也不會認為你們在鬧著玩阿
我 說 (上午 06:31):
是那天我真的很累 整個人是要倒的狀況
朋友D  說 (上午 06:31):
明不明確在於對方的認知阿.. 尤其是最為第三者的盒子
我 說 (上午 06:32):
為什麼你要這樣講
朋友D  說 (上午 06:32):
並且我覺得如果你當時真的是被性侵.. 我不會覺得你會因為太累而停止反抗
朋友D  說 (上午 06:32):
我只是以我的認知去做判斷的阿
朋友D  說 (上午 06:32):
必且換一個角度來說好了
朋友D  說 (上午 06:32):
當時你們是一起玩的.. 盒子先被摸的
朋友D  說 (上午 06:33):
你們互摸A.. 相對的.. 你摸別人.. 就有被摸的機會阿
朋友D  說 (上午 06:33):
尤其大家都喝了酒.. 鬧在一起
我 說 (上午 06:33):
我完全沒摸到對方
我 說 (上午 06:33):
欺負我的人 我從頭到尾都沒碰到他
朋友D  說 (上午 06:33):
要不然你打算怎們樣
朋友D  說 (上午 06:34):
告他ㄇ
我 說 (上午 06:34):
那你想怎樣 跟我講這個

Leave a Reply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