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的便利商店~把大夜形容的很…好~

 赫然發覺,原來座落在街巷醒目一角,無時無刻提供民眾方便服務的便利商店,是最清靜無為的代表,並不是說它脫離塵囂,未沾染城市瀰漫已久的烏煙瘴氣,而是藉由短暫的笑容交替,給予在夜半無所依恃的人們,一種超乎想像的溫馨。這足以凌駕任何婉約溫柔的依偎,就在那剎那間,世界只剩下你所處的那個狹小空間,再也沒有其他更加適合的棲息場所,可供輕鬆悠閒地呼吸,並且讓忙碌一天的疲憊身軀,獲得滋養自己的最佳機會。

  總是趁著明月高掛,寒風凜凜吹拂的晚上,呼朋引伴前往距離宿舍最近的便利商店,無論是全家、萊爾富或是7-11,我們照單全收,一視同仁,摒除派系的隔閡,面容祥和地踏上覓食之旅,儼然夜的獨裁者,壟斷腳印的流動方向,以及渾身顫慄的哆嗦聲。縱然宵夜對身體損害甚大,彼此間不帶惡意的訕笑也心領神會這結果,但我們依然有自己的打量,賠上健康的代價,便是換取不為人知的渺小利益,那股吸引我們的魔力,不僅僅是凌晨十二點鐘的鐘聲漠然敲起,也並非幸災樂禍地等待灰姑娘的魔咒消失,而是拋下一切煩惱,盡情享受某些在日常生活中,難以浸淫的快感,那樣恬靜平淡的奢求。諦聽自動門在深夜突兀的叮咚聲,撫慰長期被噪音霸踞的耳膜,耽溺在清脆的聲響裡,就值回票價:用呵欠買回的糜爛夜生活的開端。



  閃耀著嫵媚姿態的皎潔朗月,總彎著細嫩柳腰,勾懾守夜人的魂魄,迫使每個仰望淡藍星空的遊子,不得不另覓避難所,靜靜療養被雪白澄澈的銀光,洗滌身上過多污穢,反而曝露肉體明顯的瑕疵,那一道道若有似無的傷痕,淡淡墨印在每個人彈性不同的肌膚上,貪婪吸吮著表面過於黑夜的憂傷,並不能單純交由任何一個與我們擦肩而過的旅人,留下短促抱歉的話語,便可輕鬆解釋的冷漠。而夜晚孤寂的集散地,大多都是淫猥詭譎的,只有便利商店燈火通明的生機,稍微可以挽救人們對於黑夜的失望,並且充分補给在白晝所失去的熱情。

  夥伴們喜歡在便利商店東挑西揀,順便推薦哪包速食麵價格便宜並且味美宜人,看來看去依然都是老字號的泡麵:味味一品、一度贊、滿漢大餐……感慨置物架上琳瑯滿目的商品,內容通常貧乏,重點在於表面誘人目光的包裝,這就足以挑逗消費者的欲罷不能的食慾,當然,自己不聽使喚的手,往往是誘導下的犧牲者,對此不禁搖頭嘆氣。有個同學酷愛洋芋片及保溫便當,每次看他肥嫩的手指緩慢拿起商品,以蹣跚的步伐前往櫃檯算帳的情景,便讓我雙手捧胸,慶幸起自己渺茫的幸福,居然是這樣安祥,而且出乎意料的糜爛,在日光燈柔和的籠罩之下,能站在這咀嚼滯重呼吸聲的場所,憑著自己的心意,挑選讓手心溫暖的產品,那能否袪除內心不斷浮出,企圖包圍這安寧,並且隔絕與外界密切接觸的巨大氣泡?

  我想任何解釋,述說我們在便利商店短暫相會,然後交流彼此不同的呼吸,以及隨時更新的人生,在某些程度上是被允許的。在熱狗架或是茶葉蛋鍋旁,我們輕輕碰觸貨挑選前一位使用者可能遺忘的塑膠袋,或是在他嗜好操縱之下,他放棄的商品;我們可能踏著前一個人經過水窪的潮濕腳印,被店員以拖把巧妙毀屍滅跡的痕跡而油然不知;看著蘋果日報銷售一空,懊惱自己為何不早購買時,在不久前,擁有相同思緒的人正悻悻然走出自動門。這就是無須妝點的羈絆,屬於夜晚的微妙關係,只有在這樣單調卻又如此豐富的深夜,才能體驗「結束」以及預備「開始」的溫馨。稀疏的人群可能不會冒險在街上遊盪,但可能會懷著難得的笑容衝進便利商店,僅僅為了一包鬆弛壓力的廉價菸。這就是清靜無為,藉由時間的匆匆挪移,把人們凝縮在迥異的場所,安慰彼此流浪的靈魂。

  便利商店的櫃檯,一向是最完美的舞台。穿著整齊的店員以和藹可親的態度面對顧客,根據顧客的要求選取煙種、微波保溫食品、用條碼刷消磁商品、敏捷按下各種收銀機的指令……這些優美洋溢著商業氣息的表演,值得嘉許,但最令人掛懷的,是那永垂不墜的笑容,像隻柔順的金絲雀,吟唱著人們慣於傾聽的優美歌聲。每次與店員四目相視時,有股異於平常的激盪情緒湧上心坎,順著急促呼吸哽咽在喉頭中,難以暢快紓發,那就是博愛的笑容,超出了一般人對於冷漠的誤解。這是一種典型的社會制裁,肇始於業務上的需求,刻意萌生的僵硬笑容,儘管不能醞釀純樸的情緒,總比漫漫無垠的黑夜,還來得有人情味。至少在接過發票的瞬間,顧客與店員都會有完美的默契,就是缺乏想像的「謝謝光臨」與「不客氣」。週而復始的旋律不斷演奏著,門外視線可及的紅綠燈下,躺臥著一片孤伶伶,像朦朧星辰遞交漂泊的履歷表卻老被退回的蕭條落葉,我想便利商店內這尚且溫暖的虛假,正勉勵人拆除即將坍塌的防衛堡壘,誠懇與幽靜的夜,共享一杯濃郁的咖啡,不添加任何已發酸的牛奶,避免混淆,胸中那嚮往潔淨水面,只希望藉由淡淡的孤寂,投下尖銳的小石子,掀起引人遐思的漣漪,正滅頂另一些孤寂的心湖。

  唾手可得的便利商店,擁有最清靜的瀟灑,憑著無生命的自動門,吞食或是吐納需求不滿的顧客,在萬籟俱寂的時刻中,分擔著偌大的孤寂,將彆扭的生活轉化成悠閒的消遣。我習慣在凌晨一兩點信逛遊便利商店,並且娛樂性地摸索沾染他人指紋的產品,挑選符合自己頻率的幸運兒,在店員青春有活力的笑容下,慢條斯理結帳。仔細端詳方出爐的統一發票,不規律數字的排列,注定另一種生活的選擇。露出滿足的笑容,毫無倦怠的姿態,以輕巧的手法拆開泡麵的塑膠膜,讓敏感於孤寂的黑夜,緩緩爬上我的指尖,懷著純樸的天真臉孔,靜靜睡在一股熱潮之下,喃喃自語不用消磁的夢話,便可進入每個人欲望無窮的夢中,交易有限的短暫溫柔,在浮濫的笑靨裡,驚鴻一瞥倉卒而逝的靦腆,關於情緒,是這樣擁有促銷每個黎明前,率先賤賣廉價黑夜的魔力。

http://www.525.idv.tw/bbs/cgi-bin/topic.cgi?forum=4&topic=5474&show=250

Leave a Reply

Powered by WordPress